沈平:藝術形式都是相通

  

  用國畫的毛筆,畫西方傳入的水彩畫。用水彩畫的構圖,畫出設色水墨。對著名香港畫家沈平來說,藝術形式都是相通。無論是身處香港還是新疆,他始終如一關心的都是在地的人情世故,用一筆一劃,將人間冷暖,社會榮枯,躍然畫上。由即日起至3月3日走進觀塘一新美術館,沈平的美學世界就呈現在你眼前。■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添浚

  一新美術館總監楊春棠介紹道,沈平最擅長繪畫形式的水彩畫。「翻查香港藝術史,水彩畫可說是香港藝術的先鋒,自十九世紀下半葉便傳入香港並流行起來,當時香港畫家畫的水彩畫是遊客最喜愛的手信之一。擅長水彩畫的沈平一方面繼承了香港的藝術傳統,另一方面他又將在內地學到的扎實繪畫根基帶到香港。水彩畫又最適合用來表達光影,而沈平一生中在不同地方旅居過,因此在他畫中不同的太陽光都表達了他對不同地方的情感,而當中又以他生活了37年的香港和生活了17年的新疆使他感受最深。此次展覽名稱《沈平的藝術:兩地畫》的靈感則是來自魯迅的文學書信作品《兩地書》,魯迅的作品講的是他與他夫人景宋在兩地之間書信往來時互相表達愛慕之情,而是次展覽中繪畫作品講述的則是沈平對於香港與新疆兩地的感情。」

  是次展覽可說是沈平最完整的一次藝術生涯回顧展,也是非牟利的一新美術館少有以個人藝術家為焦點的展覽。這次展覽共策展成7個主題:人、畜、山、林、水、屋、街,呈現了沈平的112幅作品,當中大部分是水彩畫,亦有沈平近年新嘗試的人體畫。作品創作時間更橫跨50年,見證了沈平藝術創作不同階段的變遷。

  內地打下扎實藝術根基

  現任香港畫家聯會副主席的沈平生於北京,年少時在上海長大,在16歲時離鄉背井加入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了新疆兵團。但最後他卻被安排當兵團的美術員。「當年我什麼也要畫,年畫,宣傳畫、版畫、水墨畫、素描......但或許就是當年的訓練,令我明白到不同形式的藝術都是相通的,並為以後的繪畫生涯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展覽會場就展出了不少當時期沈平的作品,明顯與沈平後來的創作風格不同,當中不少更帶有濃厚的政治宣傳色彩。他又回憶當年如何被老師對藝術的熱忱所打動,自此也將藝術視為畢生事業。「當年因為『文革』,很多藝術老師都被流放到農村工作。到了『文革』後期,老師們從『文革』的牛棚幹校出來,巴不得一天將所有的本領都教給我們。耳濡目染下,我們當年都很認真學習,並對老師們充滿感激之情。」

  回歸年終圓畫家夢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國家改革開放,沈平是當年第一批來港發展的畫家。他也一度為了生計而當上旅行社編輯、廣告公司經理,生活忙得不可開交,幾乎沒有時間靜心作畫,但那顆當畫家的心、從啟蒙老師身上繼承的藝術熱情始終在他胸中不斷作竄動,始終期待成為全職畫家的一天。

  到了1997年,沈平決心辭去工作,專心創作,並開班授課維持收入。同時間,他的實力終於得到認可,水墨畫《達摩》、《明天出山》、《蒼生》等入選香港藝術雙年展,並被收藏於香港藝術館。《銅鑼灣船家》則入選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被中國美術館收藏。因為在香港賽馬會授課時主力教水彩畫,所以在授課期間他的水彩畫功力也愈來愈爐火純青,成為一位水彩專業畫家,至今已有38件水彩作品被香港藝術館收藏。

  「水彩畫色彩鮮豔明快,具向上入世精神。這和我的藝術風格很吻合。我不喜歡畫太滄桑的題材,我希望看到我的畫的普羅大眾會感到很歡愉,不會有曲高和寡之感。」沈平解釋。

  香港新疆兩地情意結

  居住在香港這37年間,沈平也對這片樂土產生了濃厚的感情。「香港是一個繁華熱鬧的大都市,最適合由色彩繽紛的水彩畫去展現。」沈平說。由於喜歡入世的題材,沈平又特別沉醉於香港的風土人情。他努力捕捉本土特色,由舊式的樓宇街道、樸實的離島郊區,以至香港小市民的生活百態,凤凰彩票网(fh643.com)皆是他的寫生題材,像攝影般記錄人與街道和建築物的關係。「有時候我走過中環,發現摩天大廈對面竟然是大排檔,並且坐滿了穿西裝的食客。這種反差就是生活在香港的都市情趣,草根精神總是深深植根這個同時是國際大都會的地方。」

  對於新疆,沈平同樣是念念不忘。黃沙、綠洲、村落、駱駝、牛、馬、礦工、老人、女工......他深深懷念新疆這些樸素的人情和生動的景致。「我環遊過世界各地,但沒有一個地方像新疆的天山那樣遼原廣闊,而且春夏秋冬都有不同的面貌。」

  不斷突破自我

  踏入古稀之年,創作不輟的沈平依然沒有在藝術探索的道路上放慢腳步。相反,他敢於繼續創新,在他最新的水墨作品上利用紙的皺摺做出有趣的粗糙感,要求表現山的肌理,令畫面更具豪邁感。他謙稱:「相比起水彩畫,我的水墨畫還不是畫得太好,不過我希望可以突破自己。」他又透露,無論是畫水墨畫還是水彩畫,他揮舞的都是中國毛筆。「我也試過用外國製的毛筆,但可能是炎黃子孫的本能吧,總是覺得外國毛筆不好控制!」

  不過,他始終強調的是中西、不同繪畫形式藝術的相通,就如香港也是一個古今中外交融的地方。「你想想,水彩和水墨,其實都是講求對『水』的控制,本來藝術的技巧就是共通的。」在各地生活的豐富人生經歷、對生活喜怒哀樂的深切體驗,讓沈平在藝術探索上一直能夠博納百家之長,成為一位熱愛生活、熱愛藝術的全才畫家。

  讀文匯報PDF版面

  ■馬國強是當今中國畫壇具有重要影響力人物畫家。■馬國強是當今中國畫壇具有重要影響力人物畫家。

  為期10天的「墨韻盈尺--馬國強中國人物畫小幅作品展」日前在河南省美術館舉行,展出了馬國強68幅精品力作,多層面、多角度地展現他近年來的創作面貌與藝術成就。

  中國美協主席劉大為是次展覽作序,稱讚馬國強作品「十分精妙」。中國的人物畫簡稱「人物」,是中國畫中的一大畫科。人物畫力求人物個性刻畫的逼真傳神,氣韻生動,形神兼備。其傳神之法,常把對人物性格的表現,寓於環境、氣氛、身段和動態的渲染之中。

  步入是次展覽的展廳,68幅中國人物畫小幅作品以表現普通人物的日常生活為主,在整體上給觀眾以一種輕鬆舒快之感。畫中人物三五結伴,或在勞作,或在休憩,或在交談,有的臉上洋溢最為樸實的笑容,有的向畫外探出喜悅的眼神,他們真實可感的情態讓觀者恍若置身其中,感受他們最為真實的生活狀態。準確生動的造型、濃郁的生活氣息、嚴謹的創作態度,無不讓現場觀者為之歎服。

  馬國強也是著名新聞人,他將新聞人的眼光、美術家的功力完美結合,首倡「中原畫風」,領跑「中原畫派」。在數十年的創作生涯中,他一方面精研中國人物畫的藝術傳統,探索中國畫本體語言在當下表達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堅持深入生活、關注現實、思考人性,以靈動的筆觸塑造真實感人的中國當代人物形象。

  是次展覽展出的作品,是馬國強近年來在人物畫方面做出的新的嘗試與探索,多為兩平尺的小幅畫作。河南省美術館館長化建國說,這在過度追求視覺衝擊、強調展覽效果的當下,馬國強的小幅作品映射出真切的人文情懷顯得殊為可貴。這些小尺幅的創作恰又與他以速寫入畫的特點相契合,以速寫式筆墨對人物瞬時情態的捕捉賦予畫面以生動鮮活的氣息,作品在細緻刻畫的同時又以大的墨塊作為背景烘托,使畫面整體疏密有致。所以,這些作品尺幅雖小,卻極耐得住細細品味,可以說在方寸之間表現出了畫家疏朗與開闊的心境,體現出了他面對生活時的真誠與熱情。

  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劉大為認為,馬國強以水墨寫意的手法,創作了大量的中國畫作品,是我國水墨人物畫壇具有鮮明個性風格並具有重要影響的一位畫家。這些小畫筆墨十分精妙,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具有很高的學術含量,為業界所稱道。鴻篇巨製適宜宏大敘事的表達,賦予畫面以恢弘氣勢,而盈尺小幅上的隨筆點染則適合畫家心性的自由舒展,也更能體現出中國傳統繪畫所追求的筆墨韻味與意境。化建國認為,美術作品的創作不應以尺幅大小為衡量標準,而應將力點放在藝術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本體語言的探索上。只有盡精微,方能致廣大。他們希望通過本次展覽的策劃與舉辦,來樹立一種學術導向,反思當今畫壇上對於視覺效果的過度追求,從而引導當下的藝術創作更多元化健康發展,為觀眾提供更為豐富和高品質的精神食糧。■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馮雷

  讀文匯報PDF版面

  

  來自法國聖埃蒂安大都會現當代藝術博物館的50多件館藏作品日前抵達武漢,莫奈、畢加索、馬蒂斯等歐洲現當代藝術家真跡,將在武漢美術館舉行為期四個月的展覽。

  此次畫展由法國駐武漢總領館支持,主題為「從莫奈到蘇拉熱:西方現代繪畫之路」,系統梳理了西方繪畫從19世紀初到20世紀末的歷史脈絡,並將展示其間重要的變革和發展,涉及現實主義、印象主義、立體主義、超現實主義等十餘種藝術流派。

  值得一提的是,在展覽呈現上,除了「風景與人物的新感知」、「似與不似」、「回歸純粹」三個部分,武漢美術館還力求還原作畫語境,將開闢一個展廳打造一個「莫奈花園」,觀眾可以在這個空間裡自由創作,與藝術家進行零距離「對話」。

  「此次展覽畫作是從聖埃蒂安大都會現當代藝術博物館2萬多件藏品中精心挑選而來,可謂是鎮館之寶。莫奈的《睡蓮》、畢加索的《格爾尼卡》及《和平鴿》、馬蒂斯的《美麗島城堡》等真跡都是首度亮相武漢。」武漢美術館館長助理宋文翔說。

  法國駐武漢總領館文化專員壟笛文說,聖埃蒂安這個城市對於中國而言很小,但它和武漢一樣是工業城市。武漢是今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的中國「設計之都」,而聖埃蒂安是法國的「設計之都」。此次展覽繼北京、成都之後,選擇武漢作為其中一站,旨在促進兩個「設計之都」的文化藝術交流。

  「藝術不僅能給大眾帶來愉悅的感受,而且擁有教育凤凰彩票网(fh643.com)的意義。希望此次展覽搭建中法兩國人民文化交流的一個橋樑,尤其激發年輕人的想像力。」法國駐武漢總領館總領事貴永華說。■文:新華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